方世南:用马列主义支援家乡建设

时间:2018年09月29日      来源:马克思主义学院      责编:

人物名片

方世南,大新镇桥头村人。1982年毕业于苏州大学政治教育专业。苏州大学博士生导师、教授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江苏省首批“333工程”培养人选,苏州大学首批“东吴学者”,东吴智库首席专家。现任苏州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,苏州市党建研究所副所长。兼任中国人学学会常务理事,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理事,国务院环保部环境文化促进会理论干事,江苏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中心特聘教授,苏州市专家咨询团领导小组组长,中国农村城镇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,苏州市委政策研究室特聘研究员,苏州市公共关系协会会长,江苏省委十九大精神宣讲团成员。

主要研究方向:发展中国家政治文化研究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研究。主持国家级和省级科研项目多项,出版《社会现代化与人的现代化》《邓小平与当代中国政治》等专著十余部,发表论文300余篇。


我是大新人

很多年以前,方世南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后来会走出张家港。因为在他眼里,张家港很大,从大新到市里就有长长的一段路。在他二十岁以前,去市区都是一种生活中的奢侈。他想着,以后要能到市里工作和生活,那该多好。

方世南在桥头村一直生活到25岁。他1954年出生,1973年从大新中学毕业后,在家劳动了1年。自1974年起,便又回到大新中学任教。彼时,他也不过才20岁。他教语文,每周都要布置作文。他认真批阅,每一篇文章都要写上长长的批语。而当时的政治老师,好像轻松自得,课少,考试少,作业少。

1977年,高考恢复的消息一夜间传遍了全中国,举国沸腾。跳出农门、改变命运的机会出现了,全国成千上万的学子跃跃欲试,方世南便是这股高考洪流中的一个。他想到大学学个政治教育专业,用高等教育补充自己知识的不足,然后再回到大新做一个有学历的政治老师。

那一年,人人都有改变命运的机会。但高考是计划招生,录取率很低。幸运的是,方世南最终考进江苏师范学院,也就是后来的苏州大学。


我是一个学士

或许在以前,人们上学的目的更明确,我要改变命运;或许在以前,人们的信仰更单纯,我要献身国家建设。

江苏师范学院校园内,学习是学生们最大的乐趣,图书馆从来找不到空位子。同样因为恢复高考,学生的年龄层有着很大的落差,小的十五六岁,大的三十六七岁。若是站在一起,或许会被认为是父亲送孩子上学。但不同年龄的人在一个书桌上读书学习,这样的场景却难以再现。

方世南感慨往昔,以前师生之间真的是亦师亦友,班主任老师和学生打成一片,经常住在学生的宿舍里,读书讨论、答疑解惑是日常的生活。玩的机会少,也没人想着学习是件累的事,就觉得那是务必要做的事情,就像一日三餐。

1982年,江苏师范学院恢复苏州大学的名字。同年,方世南毕业,获得学士学位。他满心期待,准备收拾行囊,回到家乡一展拳脚。但正值学校发展之际,急需人才,学校要求方世南留校任教。此后的三十余年,他便一直奋战在教学科研的第一线。 

一直到现在,方世南依然是学士学位,并没有去争取硕士、博士等更高的文凭。他从不讳言自己的学士学位。哪怕在高等学府,在学历高于自己的同仁、学生面前,他从来都说自己只是一个学士。因为他深知文凭并不能代表水平,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作出自己的贡献,实现人生价值,这比用所谓高学历、高文凭来装扮自己更有意义。社会的进步并不是依靠文凭推动的,而是依靠创新的知识和能力来推动的。

依靠着自己的真才实学,方世南成为苏州大学政治学博士点的第一批博士生导师,在2001年就招收博士研究生。至今他已带了硕士研究生50余人,博士研究生30余人。并很早就被评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、全国思想政治教育影响力人物、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教育工作者、苏州市首批优秀哲学社会科学专家、苏州市专家咨询团专家。

他很谦虚地说,自己是一个学士,不需要更高的文凭来显示自己的水平。


我的红与绿

方世南说,很多人觉得马列主义的研究是空谈,但实际上马克思主义价值观在当代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。马克思主义的伟大,在于预见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势和规律。马克思主义是真理,马克思主义给人们以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指导,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前进。

方世南潜心研究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论、生态文明理论,将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论的红与生态文明理论的绿结合在一起,研究成果在学术界产生了很大影响。根据国家学术评价机构的数据,方世南作为高知名度学者,在“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”领域的学术影响力排在全国第九位,论转载率排在全国第五。他在基层党建和文明建设方面的重要观点得到了广泛传播。

方世南提出了“红色+绿色”的服务性政党和政府建设观点。红色是坚持党建引领,在社会治理的各个层面作为龙头和引导,渗入到社会建设当中。而绿色是生态,他将生态分为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。自然生态是环境的治理,绿水青山;人文生态则是自然生态的重要保障,人文生态依靠人们的生态意识,以人为主导,强调人的生态自觉。

而城市的生态治理,关系到利益与生态如何平衡,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。如何保证在工业发展的理想状态下,生态得到有效治理?城市市民的生态自觉将是重点工程。张家港作为全国文明城市,获得过联合国人居奖,生态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皆是值得肯定的。方世南拿张家港和新加坡做比较,认为张家港的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要比新加坡做的好,城市的基因更好。

此外,方世南多次参加了张家港组织的政府论坛,更为张家港好人文化提供了充足的理论依据和实践指导。

在采访之际,我们给方世南教授带了一些大新的土特产腌蒜,勾起了他的回忆。回忆起桥头村和大新镇,他眉飞色舞,滔滔不绝,仿佛又回到了心爱的家乡。




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窗口